成果發表


2018 年 10 月,超過 250 年歷史的佳士得(Christie's)藝術品拍賣公司,以432,500美元賣出有史以來第一件由人工智慧演算法所創作的藝術品。該件作品名為Edmond de Belamy,是人工智慧公司 Obvious 利用「生成對抗網絡」(Generative Adversarial Networks,簡稱 Gans)演算法一系列作品中的其中一件。

AI人工智慧的發展奠基在三大技術領域的進展,其一為人工神經網路(Artificial Neural Network),其二為巨量資料(Big Data,大數據),再者為自然語言處理(Natural Language Processing)與學習。其中,人工智慧與巨量資料領域所衍伸的資料科學 (Data Science)更是相關研究領域發展的核心。而伴隨著網際網路科技,尤其4G通訊技術的普及,以及5G時代的即將來臨,網路、數位化、資料銀行(Data Bank)所建構起的數位經濟(Digital Economy)即將支配人類未來的經濟活動。

只要涉及滿足人類生存基本需求的資源再分配政策,從最基本的教育政策、醫療政策、就業與勞動政策,到保障各類人口的照顧政策與經濟生活保障,幾乎都可以說是社會政策的範疇(周怡君,2019)。工業化改變了人與社會的關係、促成了大量僱用與大眾就業的勞動生活。勞動生活的風險如失業、疾病、退休,甚至是生兒育女都可能對人與家庭的經濟生活造成損害,而人群聚居勞動的都市整體的公共衛生、教育系統、就業環境等亦須持續改造;社會政策正是基於這些需求而產生的社會安排,以人以繳稅或社會保險費的財源籌措方式,將人參與市場活動所獲得的部分勞動薪資和資本獲利繳交給國家,國家對人民各項生活需求進行再分配。經濟勞動市場的薪資與利潤賺取,搭配國家再分配包括社會保險、社會救助、社會服務等等的制度結構,是傳統北歐與歐...

由人類所創造出來的「人工智能」(AI, artificial intelligence)有可能演化成新的(species)嗎?這樣的物種可以脫離其最初的設定,持續在環境中進行適應、調整、改變和創新的演化,從而創造獨特的歷史嗎?無論這樣的歷史是否依然可以稱為自然史(natural history)的一部分,其與人類史(human history)之間的關係會是什麼?

在這波武漢肺炎大流行的疫情下,不僅造成社會大眾對於疫情的恐慌,同時也造成社會風險與不確定性的增加。台灣政府在第一波疫情的衝擊下,透過封鎖、疫調和大數據的應用,使得台灣成為世界各國防疫的典範之一。然而,面臨疫情的衝擊,台灣經濟與勞動市場同時也遭遇嚴峻的挑戰,包括經濟活動的停滯以及大量的勞工以及其家庭面臨失業或是無薪假的衝擊。圖1以及圖2,分別顯示了台灣失業給付受理和核付狀況,以及疫情發生之後勞雇雙方協商減少工時實施(也就是,無薪假)的人數變化。基本上,圖1對於失業給付的受理件數是呈現逐漸增加的情形,特別是在2020年3月時,有明顯的增長;但是核付失業給付的件數則是在2020年2月時超過四萬人,不過在3月時就下降到3萬7千多人。雖然失業給付的受理案件和核付案件,可以讓我們知道想要申領以及成...

版權所有 2020
Webnode 提供技術支援
免費建立您的網站!